<noframes id="33xt3"><form id="33xt3"><th id="33xt3"></th></form>
<form id="33xt3"><th id="33xt3"><th id="33xt3"></th></th></form>

<address id="33xt3"></address>

<strike id="33xt3"><ins id="33xt3"></ins></strike>

 
Counseling
Contact us
Into the era
Products
Information
Home
Education
Psychologist
當前位置:
資訊推薦?
資訊
一位80后“狼王”的口述實錄:白眼狼是如何養成的
來源:創時代心理教育公眾號 | 作者:動力成長小組 胡淼 | 發布時間: 2020-04-26 | 428 次瀏覽 | 分享到:
當孩子有悖成人意愿時,我們習慣性地給他怒瞠貼標簽,表面贏了,內傷呢?
                                                                           《狼》
                                                 
嘯蒼天,沒日月,孤單影。
                                                
忍地寒,經熔煉,將成大業!

    我是一名80后,獨子一枚。小時候父母忙碌,我多半時間被外婆、大姑等親戚撫養,小學時又被托管到老師家,進入初中后與父母團聚。
    父母都是控制欲很強的人,父親酗酒脾氣暴躁,我經常會挨打;母親擅長用賣慘哭窮的方式與我交流。
    我經常聽到一句話:80、90后是被毀掉的一代,他們自私自利、不懂感恩、不能吃苦,根本不懂父母為他們付出的心血,簡直養了一群白眼狼。

    狼,是兇殘冷血的代名詞,狼群中又以長著掉白眼的狼最為兇狠沒人性,現代社會泯滅人性的事屢見不鮮,白眼狼越來越多。
1
    我覺得白眼狼有兩種:
    
粗暴型:橫眉冷對親爹娘,打罵動粗對老師。
    溫柔型:萬事伸手啃老族,一事無成賴別人。
   
我,當然是混合型的,要不然怎么當狼王!

   
白眼狼怎么形成的?是狼性沒有轉化成人性。

   
人的本性就是趨利避害的,好吃懶做是人的本性,愛人勤勉是人的美德。
    本性是與生俱來,美德是后天養成,良好的教育是從本性到美德的重要途徑。

    如果狼性多人性少那一定是在教育環節出了問題。
    比如家庭中的過度溺愛,學校中的功利教育,社會中的唯利是圖,都把年輕一代塑造成了精致的利己主義者。

    現實生活中,家長對孩子該給的給,不該給的也給;該做的做,不該做的也做。父母長期的付出,不論事物質還是精神層面,巨額的、超額的給與,讓原本該有的感恩變成了巨大的心理負擔。
雪上加霜的是,父母以愛的名義繼續加速付出,這種付出與其說是給與不如說是另一種控制,希望彼此達到共生,永不分離。

    作為孩子,父母無止境的付出讓我覺得:
    
一方面是他們的給予。
    我又沒要你非要給我,反正你不給不做你就難受,干脆你多給我點多幫我做點吧。    
一方面是父母的控制。
    希望跟我達到共生的狀態令我極其厭惡,于是對父母說話總是冷血又刻薄,希望借此來疏遠我們之間的距離,這當然是指心理上的距離,最后往往也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2
    白眼狼的另外一大特點,就是毫無感知他人的能力。

    
有一天早上我兒子找他奶奶要牛奶喝,他奶奶跟他說家里有酸奶別喝牛奶,牛奶一點味道也沒有,酸奶好喝還更有營養。后來兒子沒喝到牛奶不情愿地喝了一瓶酸奶。就這么簡單的一件小事卻激活了我內心深處極大地憤怒。我突然想起來自己小時候,我不冷,我媽卻非要跟我穿衣服;我不餓,我媽卻非要讓我吃飯;我想喝汽水我爸非要我喝茶。原因只是他們自己冷了、餓了、得了糖尿病,卻把這種冷、餓、糖尿病投射到了我的身上。

    當一個孩子不冷的時候你非要他穿衣服,特別還是他比較小的時候,他心里會怎么想呢?我的身體告訴我現在熱,我媽告訴我現在冷,我現在到底是冷還是熱?我到底現在該冷還是該熱?

    長期以往,孩子的感受性和自我同一性都得不到發展,自體混亂無法感知他人也是再正常不過了。 我們小時候經常聽到一句話:你有吃有喝有人照顧你,還不好好學習?你有吃有喝還不努力上進?
似乎只要有吃有喝就是處在一個幸福狀態之中。
    那為什么我們現在覺得長輩有吃有喝、有人照顧而無暇關注他們的時候,我們卻成了白眼狼呢?
    我最討厭被講道理。一個總給孩子講道理的父母是骨瘦如柴的,距離近了會硌得我很痛,以至于漸漸的不想再接近,所謂的親情淡漠也就順理成章了。
我曾聽心理學專家說過一句話:很多時候講道理是為了達到一個不講道理的目的,那就是操控。這種操控源于父母對失控的焦慮。
    因為孩子沒有按照自己的預期做出相應的反應,于是失控感在內心蔓延,猶如百爪撓心,此時焦慮上升以至于智力受阻,企圖采用不斷重復以及調高音量等簡單機械的操作來讓對方就范。
和打一樣,講道理也是一種攻擊:打等于告訴孩子:我比你力氣大,你干不過我。而講道理等于告訴孩子:我比  你有水平,當然是道德和智力上的水平,所以你干不過我。

    不管是哪一種都會讓孩子感覺自己是弱小的,后者影響深遠程度甚至比前者更大。從體力上超越父母是肉眼可見,指日可待的,而面對占據了道德制高點的父母,可能很多孩子終其一生都會有矮一截的感覺。


3
    我媽媽和舅舅是非常孝順的人,就是那種父母對的也是對的,錯的也是對的,容不得晚輩頂撞半句的人;我的爸爸更是十里八鄉人盡皆知的大孝子。最后到我,卻是一個經常頂撞長輩看起來和孝順八竿子打不著的一個人。為什么會事與愿違?

    我有一個猜想:我的父母對孝順兩個字如此的強調幾乎已經到達了反向形成的地步,他們壓抑了對自己父母的不滿和憤怒,呈現出父母錯的都是對的這樣的狀態,最終在和我的關系中他們對父母不滿和憤怒投射給了我,讓我來代替他們不滿和憤怒,這樣才不會讓他們有愧疚感。

    但生活中這種反向形成的大孝子很多,為什么有的孩子沒有變成白眼狼?

    
費爾貝恩說:兒童受到父母不好的對待時,為了維持父母是好的這種意向,會傾向認為是自己的不好。

    
很多人無法坦誠的接受自己對父母的恨,幾千年的傳統文化告訴我們,父母很苦,父母很累,父母對我們恩重如山,不是父母做的不好,而是我們自己做的不好,這背后還有更深層次的意思,恨自己的父母意味著理想化客體的喪失,這當然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于是他們只會認為是自己不孝而陷入深深的自責中。
如果內心真的有恨,用自己給自己講道理的方式試圖讓自己原諒,只會把恨壓抑得更深,深到自己都無法感知,把自己都騙過去以為自己真的不恨了,但埋藏心底的恨永遠會找到其他的出口,以一種扭曲變形的方式呈現出來。

    比如父母常用的一招,在做了傷害孩子的事后賣慘:我把你拉扯大多么不容易,我工作多么辛苦,我為了這個家付出了多少。此時這些“辛勤付出”全都變成了大石頭壓得憤怒無從發泄。

    其實有的父母也能意識到自己傷害了孩子,他們也會懊惱,悔恨卻又無能為力。
    “我為什么要傷害你???我愛你都來不及!我也好恨自己,為什么總是這樣?”

    于是兩人只能重新陷入迷霧之中。這種攻擊方式讓人感覺既無防御之力,也無解決之道。攻擊者迷惑、無助,被攻擊者恐懼、不安,所有這些情緒最終都指向了關系的破裂。

    就像蓄力一般,平日積攢的憤怒,在一個導火索之下扣動了扳機,壓抑的憤怒和不滿像巖漿一樣噴射而出。所以沒有沒脾氣的老好人,只有壓抑了脾氣的假好人。

4
    遺憾的是現實生活中,不敢表達憤怒的人比比皆是。為什么對于他們而言,表達憤怒如此之難?這要追溯到童年時期表達憤怒的孩子會得到什么樣的體驗。
1. 表達憤怒會帶來災難性的后果。
表達憤怒和不滿之后,會惹來父母的責罵和反擊,面對父母的敵意,孩子會面臨巨大的被拋棄感,這是致命的恐懼
 2. 表達攻擊性是羞恥和罪惡的。
     父母激烈的情緒,讓孩子覺得在進行攻擊之后,父母是脆弱且不穩定的,這會激活孩子的罪惡和內疚感。
于是,不僅不敢表達攻擊,也無法獲得處理憤怒的方法,只能任由其在潛意識堆積,長出被動攻擊的苗頭。這種從小就形成的攻擊模式,如果在日后碰不見一個可以抱持和包容你憤怒和攻擊的客體,那是很難靠自己去改變的。
    
所以一個能自由的、無顧慮的表達自己的感受的孩子是幸運的。

5
我國著名犯罪心理學家李玫瑾教授曾說:一個人有情感他就有人性,他尚有情感就尚存人性。

       
人性是什么?它比智力更重要。現在很多家長把孩子送到名牌學校,不惜一切代價讓他各種學習,結果導致孩子出現智商高,人性卻非常差,尤其是大學生作案的問題更加嚴重。
    大家都知道的高校投毒案,一個高智商的研究生用毒液潑向導師;馬加爵學習生命科學,卻在宿舍里殺害四個同學;還有學法律的學生在課堂上把刀砍向老師。

    請幫助我們的學生成為具有人性的人。你們的努力絕不可以制造出學識淵博的怪物,多才多藝的心理變態狂,成績優良卻殺人不眨眼,讀寫算只有在能使我們的孩子具有人性的時候才具有重要性。

    怎么才能看出一個年輕人是否有人性。衡量的標準很簡單:情感。
    北京著名的白寶山大案,殺人如麻的惡魔白寶山因為不愿意在母親面前殺人而被警察在家中抓獲。這就是情感,正是他對母親的這種情感使他在那一刻由狼性轉變為人性??v使如同白寶山這樣的惡魔在面   對母親的時候也能從狼轉變成人,有什么理由我們的孩子會變成一條徹徹底底的白眼狼? 

   
場景A:孩子在學??荚嚢l揮失常沒考到自己理想的成績,還被同學嘲笑,心情低落地回家對父母訴說著自己的難過。父母不但沒有給他訴說的機會,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數落,你有什么好難過的?我們每天工作夠辛苦了,你能不能讓我們省點心,你這考的什么玩意,平時成績比你差的分數都比你考的高,你簡直太讓我們失望了。然后要么是沉默要么是爆發激烈的沖突,各自關上門回到各自的房間,伴隨著一起關上的還有孩子的心門。這可能是一個中學生經常能看到場景。

    當我們都還在媽媽的肚子這個安全的容器里時,它能容忍我們任何情緒。我們在母親肚里焦慮的亂踢的時候,這個容器都能有效的吸收然后轉變成愛撫。這種把孩子不可忍受的情緒吸收后轉化成可以忍受的情緒再返還給孩子的功能,是一種尤為重要的能力。
    隨著孩子出生漸漸長大,很多父母好像失去了這種能力,甚至將孩子變成了父母壞情緒的垃圾桶。
    試問一個孩子自己不可忍受的情緒、情感無法對父母訴說,還要接收來自父母的焦慮和不安,他要如何成長成為一個人格健康的人?

   場景B還是考試失利的孩子回到家對父母訴說他的難過。父母對他說,這次沒考好我知道你很難過,因為以你的實力不會只考這個分數,一定是哪里出了問題,一次發揮失常不代表你的成績下降,如果可以我們一起來找找問題出在哪,然后一起總結總結除了分數沒考好以外那些你做的比較好的地方。

    我們來對比一下兩對父母的做法。
    第一對父母:一上來就否定孩子的感受,然后還一并把自己的煩惱投給孩子,最后給他一個結論:你太讓我們失望了。
    第二對父母:在孩子回來后讓孩子及時地說出了自己感受并且承認了他的感受,然后告訴他一次沒考好不代表成績下滑,最后一起總結失敗中那些地方是值得肯定的。這就是一個把不可忍受的情緒吸收然后轉化成可以忍受的情緒再還給孩子的很好的例子。

    如果兩個孩子長期都處于這種生活狀態之中,第一個孩子的生命力會是處在一種高度被壓制的狀態中,在他沒有遇到一個可以包容他的容器之前,可能對愛與恨的遲疑性格將伴隨他的一生。而第二個孩子愛可以被表達,恨可以被允許,可以想象出他的一生用四個字形容:快意恩仇,這四個字聽上去就給人一種生命力很綻放的感覺。 

    
世間從來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也沒有無緣無故的原諒。如果真的有恨那就恨吧。允許自己有恨,接納自己當下的恨,它本就是你的一部分,不必急著和他撇清關系。也許我們能試著和它呆在一起,找個安靜的地方,看著它,感受它,它是什么樣子的,是什么顏色什么氣味,感受它帶給你的感受,看看它想傳遞什么樣的信息給你。
    

                                                                          所以,當孩子
沒有干擾就能做決定,
沒有顧慮就能表達感受,
沒有擔心就能表達情緒,
在不帶功利的有愛環境中是很難變成白眼狼的,
即便是,也是個狼人。

后記:
      本文口述者為一位80后男生,從小被動與父母分離,青春期后與父母團聚,相處難和諧。性格內向,少言,情感交流受阻,存在較嚴重人際交往障礙。
    成家后,與父母和家人的關系有所緩解,但內心始終保持固有的距離感而感焦慮,與他人難以建立親密的人際關系,力求突破。
    進入創時代教育動力成長小組學習心理學知識,逐步認知到自己行為表象的背后,最渴望得到的是與父母真正的和解。
    一年的心理求學之路,也是口述者的自我救贖之路。
    此次傾訴,讓他得以釋放,獲得了真誠地共情,找回了自信,為自己點亮了心燈,同時也照亮了他人內心不愿面對或不以為然的真實自己。

    如果你,有痛無處訴,有惑無處解,有情無法說,或者想化解成長的痛,讓自我人格更完善,歡迎你走進創時代心理教育,讓我們共同學習成長,重塑人格,豁達人生。

百信彩票